MOBILI行业资讯-丹麦设计大师维纳·潘顿 (Verner Panton)

2020-11-11 21:00:30 21


维纳·潘顿(Verner Panton)

MOBLI办公家具

丹麦  ‖  1926年~1998年   


大师简介:

维纳·潘顿 (Verner Panton) 出生于丹麦,年轻时曾在丹麦皇家艺术学院学习建筑设计,也在丹麦巨匠阿纳·雅各布森 (Arne Jacobsen) 的建筑与设计事务所工作过,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家具设计、灯具设计、室内设计,并于1955 年创建了自己的建筑与设计事务所,也曾赢得过无数设计奖项。维纳·潘顿同时拥有建筑设计及产品设计背景,思想开阔从不设限于媒材与教条,因而开创出设计的全新视野,在北欧导向的温润木质风格中,他的设计有着如梦幻般的趣味,迷幻的、五彩斑斓的、充满未来主义的家具灯具与室内设计作品,在形式、色彩、材质方面都有着引领时代的革命性突破。维纳·潘顿对新材料与新技术充满了好奇心,擅长利用先进的技术与自身非凡的艺术感受力,创造着大胆而又极具情趣的设计,同时也反映出其对未来的乐观态度。“一个不太成功的实验相比一个美丽却陈腐的设计更令人喜爱,我无法忍受进入一个客厅,里面摆着沙发、咖啡桌、两张扶手椅,然后我整晚都要呆在这地方。”对于这位大师而言,创新比什么都重要。

同时维纳·潘顿也是一位杰出的色彩大师,他提出了《平行色彩理论》,即通过几何图案将色谱中相互靠近的颜色融为一体,为其创造性地利用色彩做室内设计打下了坚实基础。“颜色能影响我们一生或瞬间的情绪。无论欢喜还是失落,色彩都可以营造出这样的氛围。”这位大师曾经说道。1959 年维纳·潘顿在丹麦贸易博览会上将天花板铺上地毯,而所有家具与灯具都倒置着陈列,这种惊艳绝伦的设计在半个世纪后看来,依然十分前卫与时尚。因此维纳·潘顿也被称为20世纪最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设计大师,因其在家具设计、灯具设计、室内设计、展览设计等领域做出的令人难忘的成就。



人物生平

  • 1926年,维纳·潘顿 (Verner Panton) 出生于丹麦,十岁时父母离异,于是他与父亲住在一起,其父亲来自一个农民家庭,同时也是一位客栈老板。

  • 1944年,维纳·潘顿开始了其持续三年的军旅生活。

  • 1947年,维纳·潘顿在位于哥本哈根的皇家艺术学院学习建筑。

  • 1950年,维纳·潘顿与建筑师保罗·汉宁森 (Poul Henningsen) 的继女托夫·坎普 (Tove Kemp) 成婚,而保罗·汉宁森也成为了维纳·潘顿最重要的导师。虽然这段婚姻十分短暂,但是维纳·潘顿与保罗·汉宁森之间的友谊一直持续到1967年保罗·汉宁森去世。同年维纳·潘顿作为设计助手在设计大师阿纳·雅各布森 (Arne Jacobsen) 的建筑与设计事务所工作,并且参与到多款经典作品的设计,包括蚁椅 (Ant Chair)。

  • 1953年,维纳·潘顿乘坐一辆改装成移动办公室的大众面包车在欧洲进行了为期三年的旅行,他沉浸在国际设计世界之中,并与更多的设计师、制造商、经销商建立了联系,其结果便是产生了大量的建筑工程与家具设计。

  • 1955年,维纳·潘顿建立了自己的建筑与设计事务所,同年为丹麦品牌 Fritz Hansen 设计了 Bachelor-Chair 以及 Tivoli Chair。 

  • 1956年,维纳·潘顿参与了 Neue Gemeinschaft fur Wohnkultur (WK-Mobel) 组织的设计竞赛,他的作品是一套完整的家具系列,还包含一把可叠放的椅子,而这款处于设计阶段的作品却并没有获奖。同年为德国品牌 Thonet 设计了 S-Chair,这把可叠放的椅子有两种不同的型号,即275型与276型,均采用胶合板制成,而椅子的边缘则微微向上倾斜。

  • 1957年,维纳·潘顿设计了周末小屋 (Weekend House),它既可以拆卸,也可以用作车库。

  • 1958年,维纳·潘顿完成了位于丹麦加姆托夫特的 Kom-igen 餐厅设计,在这里维纳·潘顿有机会设计室内空间以及顶层带有露台的扩建部分,维纳·潘顿在室内采用了五种不同深浅的红色给室内带来温暖;室内设计以深红色为主,而桌布与工作人员的衣服则保持浅红色。为了将空间很好地进行分隔,维纳·潘顿开发了一套灵活的系统,该系统由几何图案的织物制成并悬挂在天花板上,可将空间分割成更小的独立单元。不仅如此,维纳·潘顿还设计了红色的锥形椅,这款产品很快就由 PlusLinj 生产出来;同时维纳·潘顿也为餐厅设计了新的吊灯,它由几个圆环组成,可将光线反射成红色。

  • 1959年,维纳·潘顿设计出最著名的潘顿椅 (Panton Chair),成为椅子设计历史上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实际上维纳·潘顿早在参与 Neue Gemeinschaft fur Wohnkultur (WK-Mobel) 设计竞赛时就有了制作悬臂椅的想法,而1958年绘制的一些草图也已经清晰地预示了 Panton Chair 的诞生。不久之后维纳·潘顿用聚苯乙烯制作了一个完整的椅子模型,虽然这个模型不适合使用但是可以帮助其找到制造商。所幸维纳·潘顿与时任瑞士品牌 Vitra 创始人维利·费尔鲍姆 (Willi Fehlbaum) 取得了联系,后者表示愿意将这把椅子引入生产阶段,而现在这个模型也成为 Vitra Design Museum 收藏的一部分。

  • 1960年,维纳·潘顿完成了位于挪威特隆赫姆的 Astoria 酒店设计,包含带衣帽间的入口区域、结合花园的日间餐厅、提供自助餐与舞池的夜间餐厅。维纳·潘顿在地板、墙壁、天花板上均使用了几何形状的纺织物给以每个房间统一的形象,而所有的椅子则是锥形椅的不同版本,通过家具与灯具营造的氛围将大空间划分成多个独立的带有亲密音符的座位区。

  • 1962年,维纳·潘顿离开丹麦来到瑞士城市巴塞尔,并且在这里建立了永久性的建筑与设计事务所,在这里继续服务着全球最著名的家具品牌,如Vitra、Fritz Hansen、Thonet、VS、IKEA等;以及全球最著名的灯具品牌,如Verpan、Louis Poulsen等。

  • 1964年,维纳·潘顿与玛丽安·费尔森 (Marianne Pherson) 成婚,玛丽安·费尔森虽然不是设计师,但作为丈夫的经理人,她对丈夫的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同年维纳·潘顿为 Verpan 设计的 Fun 系列产品由半透明圆片组成 (通常采用铝盘或壳盘),通过小金属环灵活连接,根据链条的数量与长度可以呈现出不同的形状。灯泡位于灯具的中心位置,其发出的热量会导致圆片之间产生轻微的运动。

  • 1968年,维纳·潘顿完成展示设计 Visiona 0,两年后完成展示设计 Visiona 2,该展览由拜耳化学公司 (Bayer Chemical Corporation) 赞助。

  • 1969年,维纳·潘顿完成室内设计 Spiegel Publishing Building,这也是其最杰出的空间之一。同年为丹麦品牌 Verpan 设计了 VP Globe 系列产品,包含桌面灯、标准灯、悬挂灯,其共同之处在于精心制作的人工吹制玻璃灯罩。

  • 1970年,维纳·潘顿完成室内设计 Varna Restaurant,其通过使用 Mira-X 面料并且关注比例、颜色、形状,赋予每个房间独特的活力。

  • 1972年,维纳·潘顿开始了 Binningen Private House 的设计,而著名设计生活塔 (Living Tower) 亦同步呈现于众,目前该产品也是蓬皮杜中心 (Pompidou Center) 设计收藏的一部分。

  • 1973年,维纳·潘顿为丹麦品牌 Fritz Hansen 设计了 System 1-2-3,由一个扁平的可扩展的椭圆形单元组成悬臂形式,共包含2种不同的靠背高度与4种不同的座椅高度。

  • 1979年,维纳·潘顿在巴塞尔举行的瑞士家具展上创建了 Pantorama 特别展。在这里他创造了单色的空间、简单的几何装置营造出来的一种古老而又高度人文的氛围。

  • 1981年,维纳·潘顿获得德国 Deutsche Auswahl 奖。

  • 1984年,维纳·潘顿德成为奥芬巴赫设计学院 (Offenbach College of Design) 的客座教授。

  • 1986年,维纳·潘顿获得德国 Gute Form 奖与丹麦 Sadolin-Farve 奖。

  • 1993年,维纳·潘顿为瑞典品牌 IKEA 设计了 Vilbert Chair,其通过四个 MDF 板拧在一起并生产了两种不同色彩的版本。同年维纳·潘顿与德国品牌 VS (Vereinigte Spezialmöbelfabriken) 展开合作,并且成功推出 Panto Series,为教学环境提供了更好的人机工学设计。

  • 1998年,维纳·潘顿去世。之后几天 Light and Colour 展览在 Trapholt Museum 开幕,这是维纳·潘顿最后的一个设计项目,在八个色彩缤纷的房间里,维纳·潘顿再次展示了其对于色彩的娴熟运用,这是其所有代表性作品的全面呈现。






主要作品

维纳·潘顿 (Verner Panton) 在创作上极具挑战性格,因其厌恶一板一眼的形式、色彩、材质,从而开创许多设计的新篇章。虽然来自丹麦,但维纳·潘顿却与同时代的北欧设计师走上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必须够夸张,才能让我的作品被注意。然而维纳·潘顿却不是为了不同而不同,他只是厌恶一成不变,他认为设计应该为生活带来多元化的变化与乐趣,因此他的作品既抢眼又充满想象力,有时还性感得不得了,可以说一点也没有朴实的北欧设计调性。但正是因为维纳·潘顿的大胆与放肆,设计因此得以解放,明快而自由,维纳·潘顿也一跃成为引领当代设计的重要代表人物。


在喜欢使用自然材质的北欧设计圈,维纳·潘顿算是形式、色彩、材质表现上的先锋,同时也因为其设计超乎当时人们的想象,反而引起不少争议。虽然维纳·潘顿在阿纳·雅各布森 (Arne Jacobsen) 建筑与设计事务所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维纳·潘顿也直言,纵使他与阿纳·雅各布森在设计上的想法不同,但他确实也向阿纳·雅各布森学习到很多,并且也参与了经典作品蚁椅 (Ant Chair) 的设计。


由于维纳·潘顿总是挑战着现有的形式、色彩、材质,因此很难找到愿意与其合作的工匠,而周游欧洲的期间,其目标之一便是希望能够寻找到能与之合作的工匠。最终有幸获得瑞士品牌 Vitra 的支持,从而展开了长期的合作,经过长达10年的研发全世界第一张塑料一次模压成型的S形单体悬浮的潘顿椅 (Panton Chair) 终于问世,光是材料工艺的革新,便足以使 Panton Chair 成为设计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也因此奠定维纳·潘顿在设计界的地位,而后 Panton Chair 更因其美丽的流线造型,多次登上时尚杂志封面,有了全世界最性感单椅的美称。不过在维纳·潘顿创作的独特造型中潘顿椅 (Panton Chair) 可不算特例,与锥形椅 (Cone Chair) 同系列的心形椅 (Heart Cone Chair) 也曾因为外观太过独特,首次摆设在纽约的商店橱窗便吸引了大量民众的围观,导致交通堵塞而后被警方要求移走。


同时维纳·潘顿在家具设计上的实验精神同样也延伸到了灯具设计,本身亦是建筑师的维纳·潘顿相当重视环境的气氛,而掌控空间中光影变化的主角正是灯具。不同于一般灯具设计多有强调灯罩外型,维纳·潘顿特别重视光源中心与投射出的色调,而其最具知名度的作品要属 VP 系列产品了,透明的球体及内部搭配的金属,像是一座静置在宇宙中的太空舱,VP 系列产品诞生这年正好尼尔·奥尔登·阿姆斯特朗 (Neil Alden Armstrong)也登上了月球,全世界皆追逐着太空与科技,而极具未来感的 VP 系列产品正反映出维纳·潘顿创作中善于呈现时代现象的特色。


总而言之,出生于丹麦的维纳·潘顿,其作品不但让人嗅不出北欧设计的特色,相反地往往在形式、色彩、材质上多有出人意料的表现,无论是特异的造型、挑逗大胆的用色、或是尝试不同的新材质,他自始自终皆以彻底的态度面对设计,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设计风格,最终在设计界获得了极其重要的位置。 



家具作品


潘顿椅(Panton Chair)


MOBLI办公家具



潘顿椅 (Panton Chair),维纳·潘顿自从20世纪50年代起便开始了对玻璃纤维、塑料、化学纤维等新材料进行研究,并于1959年~1960年间研制出了著名的 Panton Chair,这是全世界第一张塑料一次模压成型的S形单体悬浮椅,也是现代家具史上革命性的突破,成为了世界经典的设计,被誉为是丹麦设计的杰作,同时也奠定了维纳·潘顿在设计界的地位。Panton Chair 打破了北欧传统工艺的束缚,运用鲜艳的色彩与崭新的素材,并且充满想象力,其外观时尚大方,有着简约流畅的曲线之美,并且摒弃了椅子必须有四条腿的想法,搭配不同的室内空间毫无违和感。

其实早在1959年之前维纳·潘顿就已经基本完成了设计构想,但是一直没有悬浮设计支撑结构的解决方案,1960年当维纳·潘顿带着他那张手工模型椅来到瑞士品牌 Vitra 拜访其创始人维利·费尔鲍姆 (Willi Fehlbaum) 时,后者便深深地为此椅着迷,并认真地思考该如何使其量产。1967年首批正式生产的 Panton Chair 采用了添加玻璃纤维强化的聚酯塑料 (Polyester),接着还有聚氨酯 (Polyurethane) 及聚苯乙烯 (Polystyrene) 的版本,但是后来明显发现这几种材料随着时间推移容易产生断裂损坏,同时由于社会环保意识的提升,随后 Vitra 不得不宣告 Panton Chair 停产。经过维纳·潘顿不断地改良,80年代便研究出一个虽然复杂但却相对可靠的生产方式,即使用硬质聚氨酯泡沫塑料 (Rigid Polyurethane Foam),直至今日这个版本仍然有许多粉丝争相收藏,Vitra 称其为 Panton Chair Classic。而现行的版本则是利用聚丙烯 (Polypropylene) 通过射出成型来制造 Panton Chair,其优势是极轻且耐重压、百分百环保无毒、并且能更好地抵抗 UV紫外线,而最重要的是因为成本大幅降低,普通民众都有机会以合理的价格拥有这张大师的经典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2006年,在维纳·潘顿的遗孀玛丽安·费尔森 (Marianne Pherson) 的授权下,Panton Junior Chair 成功推出。Panton Chair 原本就是孩子们的最爱,他们喜欢椅子拥有明亮鲜艳的色彩,平滑温和的曲线,爬上爬下就像个游戏场。按照 Panton Chair 比例及材料,Panton Junior Chair 缩小了四分之一,有六种不同的颜色,带给小朋友们一个能快乐玩耍与安静读书的角落,幼儿园及小学学龄儿童都可以使用。

MOBLI办公家具


家具作品 


锥形椅 (Cone Chair) & 心形椅(Heart Cone Chair)


MOBLI办公家具


锥形椅 (Cone Chair) & 心形椅 (Heart Cone Chair),维纳·潘顿的设计生涯在20世纪50年代末达到了第一个高峰,他推出了一系列基于简单几何形状的家具,不但融合了波普艺术的元素,同时也沿袭了斯堪的纳维亚主义的优雅风格,而这一系列中最著名的设计则是 Cone Chair 与 Heart Cone Chair。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最早的 Cone Chair 如同冰激凌甜筒的形状,后来又衍生出现了Heart Cone Chair,它们都是构成居家氛围的舒适家具。Cone Chair 是1958年维纳·潘顿为一家位于丹麦加姆托夫特的 Kom-igen 餐厅设计的,其精心设计的椅身与靠背连成一体,采用毛毡或绒布饰面亦给人温和明快之感。其椅身作为圆锥形的延伸,采用内置玻璃钢材质一次成型而制作,安装在不锈钢脚上,而其半圆形的外壳则形成了背部与扶手臂,使其感觉非常舒适。当然Cone Chair提供的不仅是舒适的坐感,还有其雕塑般的外观,在世界各地的酒店、会所、别墅、客厅、休息室均可见到它的身影。

MOBLI办公家具

Heart Cone Chair则是以其心形轮廓而命名的,靠背的延长双翼让人想起具象的米老鼠耳朵,同时也可以解释为抽象的心形,不但承袭上一张 Cone Chair 的设计,而且是打破几何常规、重构线条之美的设计,维纳·潘顿再次以全新设计手法诠释了经典之作。整椅的造型就是以弯曲钢管勾勒出爱心的形状,由椅脚一路延伸到靠背,其主体结构是基于内置的玻璃钢贴上一层海绵,富有弹性,其外面是羊毛绒布,表面质感光滑、针线流畅美观,椅身固定于不锈钢十字形交叉椅脚。Heart Cone Chair 以其独特的心形外观,简单实用的结构,富有人文的情趣而深受人们的追捧,当其首次摆设在纽约的商店橱窗便吸引了大量民众的围观,导致交通堵塞而后被警方要求移走。

MOBLI办公家具


家具作品 


变形虫椅 (Amoebe) & 变形虫高背椅 (Amoebe Highback)


MOBLI办公家具

变形虫椅 (Amoebe) & 变形虫高背椅 (Amoebe Highback),维纳·潘顿于1970年设计了这两款产品,由瑞士品牌 Vitra 生产,其设计一直具有非常高的认知度。

Amoebe 展出于 1970年的“Visiona 2”展览,而 Amoebe Highback 则是 Amoebe 的衍生形态。Amoebe 并没有设计为直线造型,相反却提供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形状,即具有动感的运动曲线,柔软的座垫鼓励使用者卷曲于其轮廓之中,同时可以选择多种大胆的颜色以及柔和的面料,将舒适性与观赏性融合于一体,为乏味的视觉生活妆点出缤纷色彩,成为了点亮空间的元素。

而 Amoebe Highback 更搭配有一个灵动而弯曲的高靠背,向前延伸形成一个屋顶状的结构,通过遮蔽感包裹着使用者,富有表现力的设计给椅子带来更好的私密性,而软性背靠有着更加舒适的回弹性与舒服的乘座体验,即使在开放空间也能够获得相对私密的个人舒适空间。

MOBLI办公家具


家具作品  


生活塔 (Living Tower)


MOBLI办公家具


生活塔 (Living Tower),维纳·潘顿设计的 Living Tower 源于为一家位于瑞士巴塞尔的住宅 Binningen Private House,由其设计的房间展示了其丰富的作品并且向大众开放,包含环形灯装饰的门厅、壮丽贝壳吊顶的餐厅、童趣多彩的生活区等,而 Living Tower 正是位于主活动区的中心位置,目前该产品也是蓬皮杜中心 (Pompidou Center) 设计收藏的一部分。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有机造型的 Living Tower 的高度超过两米,其利用了垂直空间可在四个不同的层面上使用,其框架由桦木胶合板制成,结构稳定;同时采用鲜艳而舒适的面料进行包裹,颇具吸引力;而被巧妙安排的内壁则可用于坐姿或躺椅等不同姿势,以鼓励交流与放松。Living Tower 造型大胆、极富个性、抢眼而又充满想象力,可以说丝毫北欧设计的朴实影子,但也因为维纳·潘顿的大胆与放肆,设计自此解放,彰显出以往前所未有的自由与童趣。

曾经迈克尔·杰克逊 (Michael Jackson) 私人订制了这款 Living Tower,他评价到设计虽然看起来有些怪异,但也实在有趣,添置两件在家里反倒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家具作品  


潘顿系列 (Panto Series)


MOBLI办公家具

潘顿系列 (Panto Series),维纳·潘顿与德国品牌 VS (Vereinigte Spezialmöbelfabriken) 的合作始于1993年,VS 创建于1898年是生产教育家具与办公家具的专业品牌,而符合人体工程学的理想座椅对于在教育环境中培养孩子们的健康成长至关重要,因此 VS 邀请维纳·潘顿参与设计教室家具,包括一系列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座椅解决方案,以满足对教育环境的功能需求、应用需求、美学需求。维纳·潘顿认为该设计的重点是提升孩子们的专注度、学习力、舒适性,以创造一个理想的教学环境,而桌座解决方案既需要灵动的功能性又需要美好的设计感。

MOBLI办公家具

为了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维纳·潘顿与骨科专家欧文·马尔什 (Erwin Morscher) 针对动态坐姿进行了深入的讨论,这是他们与 VS 联合设计的起点。欧文·马尔什提倡的动态坐姿要求坐姿向前倾时座位区域也应该向前倾斜,这种设计要求与目前现有的悬臂椅有较大的差异,如马歇·布劳耶 (Marcel Breuer) 及密斯·凡德罗 (Mies Van Der Rohe) 设计的悬臂椅。而这样的设计要求在VS 此次的设计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Panto Series共有6种座椅高度,符合德国标准 DIN EN 1729,包括 PantoSwing 悬臂椅,PantoFour 四脚椅,PantoMove 五星脚椅,以及椅座气垫选配 (LuPo)。由于其卓越的人体工程学特性,Panto Series 不但被广泛应用于教学环境,还被应用于办公环境,如办公区、会议室、洽谈区等。

PantoSwing采用曲木或聚丙烯作为框架结构,粉末涂层或镀铬的圆形钢管制成脚椅,在教学环境与工作环境的使用非常灵活,当使用者身体重心向前或向后移动时,座椅的倾斜角度也随之改变,这有助于人体脊柱达到动态平衡,即使在长时间的工作中也能为使用者提供最佳的舒适性。PantoSwing - VF 采用山毛榉胶合板外壳,这种天然的材料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并且有多种颜色可供选择;PantoSwing - LuPo则采用双层气垫外壳,这种材质由可回收聚丙烯 (Polypropylene) 制成,坚固耐用且绿色环保;PantoSwing - Soft 通过软包可提供更加柔软的舒适与温暖的触感。 

PantoFour采用曲木或聚丙烯作为框架结构,粉末涂层或镀铬的圆形钢管制成脚椅,因其出类拔萃的实用性与舒适性的而广受关注,其不但可以堆叠起来节省空间,而且还可以通过推车以便于运输,这便意味着再大房间也可以快速地配备大量的椅子,不仅如此其还可以搭配标识编号的连接器使用,非常便于管理。PantoFour - VF 同样也采用山毛榉胶合板外壳;而PantoFour - LuPo则相应也采用双层气垫外壳。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PantoMove采用曲木或聚丙烯作为框架结构,配备有气压棒与五星脚,对于教学环境与工作环境是至关重要的,其不仅高度可以任意调节,而且还拥有创新的3D倾斜机制,以支持动态坐姿。即当身体重心倾仰或侧移时,座椅的倾斜角度也随之改变,这更加有助于人体脊柱达到动态平衡,即使在长时间的工作中也能为使用者提供最佳的舒适性。PantoMove - VF 同样也采用山毛榉胶合板外壳;而PantoMove - LuPo则相应也采用双层气垫外壳;PantoMove - Soft 通过软包可提供更加柔软的舒适与温暖的触感。 

维纳·潘顿设计 Panto Series 的每处细节都反映了设计的功能性与前瞻性、材料的实用与环保、体验的舒适与健康等原则。举例 LuPo 结构,由可回收聚丙烯 (Polypropylene) 制成,双壁结构的椅背与椅座外壳不仅通风透气,提供了更加舒适的坐感,而且隐藏着座椅内部结构,展示出更加美观的造型。

MOBLI办公家具


家具作品  


三叶草沙发(Cloverleaf Sofa)


MOBLI办公家具

三叶草沙发 (Cloverleaf Sofa),维纳·潘顿于1969年设计的产品,展出于 1970年的“Visiona 2”展览,而该展示空间中的家具只有小部分被投入生产与销售。Cloverleaf Sofa 可以非常灵活地创造一个舒适的休息与交流的岛屿,由于社会性是人类的本能属性,而其真正的作用则是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这非常适用于公共空间。因为不同功能区域之间的过渡是多样化的,而每个过渡区域的大小与形状亦是不同的,Cloverleaf Sofa 则基于模块化系统可以匹配不同空间的大小与功能。维纳·潘顿表示,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能够激发人们去利用自己的想象来寻求平凡生活中的精彩。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Cloverleaf Sofa 由一个座位区域与一个垂直于其上面的曲线靠背组成,座位区域采用接近于五边形的构造,在内侧一面将中心挖空,为使用者提供腿部空间;而外侧面则将曲线延长,与左右相临的模块形成呼应关系;曲线靠背的形态即随着座位区域的组合最终形成蜿蜒动感的立面,使用者靠着曲线靠背可以很方便地与内侧外侧的其他使用者进行交流。

Cloverleaf Sofa 采用有机形状的座位区域与曲线靠背,结合高级面料或皮革进行软包,经过表面处理使其表面材料非常耐用且易于维护,非常适用于流量巨大使用频繁的接待等待等公共空间。此外 Cloverleaf Sofa 还可以采用特殊的塑料材质制成,可以接受常年日晒雨淋风吹霜打,非常适用于户外空间。Cloverleaf Sofa 不仅能满足不同场景下的功能需求,同时其艺术性雕塑感也能为各类空间增色不少。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灯饰作品  


地球灯(VP Globe)


MOBLI办公家具

地球灯 (VP Globe) ,维纳·潘顿于1969年创作出 VP Globe,彷如一颗静置于宇宙中的太空光体,这是前所未见的崭新设计,成为当代极受欢迎并极具代表性的灯具杰作。偌大的由丙烯酸玻璃制成的空心球体里,由五片圆盘遮罩与三条金属链串连而成,圆盘遮罩部分镀铬,部分涂漆成红色、蓝色、白色,浑圆的形状使光线得以自四面八方散出,而作为反光的碟型片亦尽情地相互漫射不同调性的光芒,显示出维纳·潘顿独到的设计观点。打开 VP Globe 灯源后即可发现光线不仅经由下方开口射出,亦可透过细小的洞孔漫延折射,漂散于宁静的室内空间另人惊艳;值得一提的是,VP Globe 还可以调整灯泡上下的圆盘以改变光线的方向,适应室内空间中不同区域所需的光照。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即使在新奇创作辈出、简约风格当道的现代,维纳·潘顿赋予于家具之中那大胆而奇幻的灵魂,至今仍无人能出其右;而 VP Globe 这盏稀罕的灯具经典作品,历经几十年的岁月交替后同样历久弥新,VP Globe 悬挂之处,散发着令人心驰神往的奇异光芒。有趣的是 VP Globe 诞生这年正好尼尔·奥尔登·阿姆斯特朗 (Neil Alden Armstrong) 也登上了月球,全世界皆追逐着太空与科技,而极具未来感的 VP Globe 正反映出维纳·潘顿创作中善于呈现时代现象的特色。

MOBLI办公家具



灯饰作品  


潘塞拉灯 (Panthella)


MOBLI办公家具

潘塞拉灯 (Panthella) 由维纳·潘顿于1971年设计,至今仍是其最受欢迎的灯具设计。有机形态是维纳·潘顿设计的典型风格,维纳·潘顿想要创造一种光,可以温柔地在房间里扩散与漫延。“我创作的主要目的是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大多数人一生都生活在沉闷、单调的环境中,极度害怕感受颜色。我尝试着通过对灯光、色彩、纺织品、家具的实验,利用最新的技术展示新的方式,鼓励人们发挥他们的想象力,让他们的环境更令人兴奋。”维纳·潘顿说道。

Panthella 的制造商为Louis Poulsen,这也是Louis Poulsen最受欢迎的设计之一。Panthella 创造出柔和宜人的光线,其基本思想是通过半球形的灯罩将光线向下反射,灯座与灯罩都可以作为反射载体,而纯净的白色材料可以确保大部分光线都能温和地反射,其底座设计为喇叭形基座向四周扩散,有助于均衡分布光源, 此外不使用的电缆可以存放在台灯的底座中;在灯罩的顶部有一个镀铬的球体,除了视觉功能之外球体还是用于更换灯泡时的结构;其光源放置处于乳白色的半球形灯罩的中心,与喇叭形基座一起参与着美妙之光的传播过程,而整个 Panthella 更像是一件平衡的艺术品呈现于空间之中。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Panthella 一经问世就成为那个时代的设计经典而存在,目前包含落地灯 (Floor Lamps)、台灯 (Table Lamps)、迷你台灯 (MINI Table Lamps) 三种规格,Panthella MINI Table Lamps 是 Panthella Table Lamps 的迷你桌面版,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小的蘑菇。Panthella MINI Table Lamps的灯罩直径只有220毫米,而原来的经典款Panthella Table Lamps 则有400毫米,除此之外相比只有白色的 Panthella Table Lamps,Panthella MINI Table Lamps 有11种颜色可选,其丰富而活泼的色彩感受更加生动地传递着维纳·潘顿的设计哲学。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灯饰作品  


螺旋灯 ((Spiral)


MOBLI办公家具

螺旋灯 (Spiral) 由维纳·潘顿于1969年设计,代表一种简单而动人的照明感官体验,既可以作为光源,又可以作为空间装饰。Spiral 以螺旋形体作为主轴,结合多层次的垂吊,宛如灿烂华丽的降临,带来如眩如沐的感官飨宴,而不规则的螺旋造型,更让视觉上充满流动变化的灵动感,让艺术不只是静态的呈现,更有着多样化的细腻变化,为生活增添不同的迷样风情。而作为真实性的标志,每盏 Spiral 都有维纳·潘顿的签名。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Spiral 的灵感来源于瀑布,波浪形的吊饰随风摆动发出清亮的响声,营造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阔。白天锃亮的镜面效果,为居室增添了一道风景,夜晚当灯光亮起,则有一种银河落九天的意境。由于 Spiral 的特殊结构,多盏组合成吊灯时,只要下方的吊饰转动,上方的吊饰也会跟着旋转,产生炫目的视觉效果,就好像瀑布不停落下。这么神奇的体验来源于螺旋且联接的纤维,一种有机的热塑性纤维素酯,这种材料是 Spiral 令人惊叹的原因,因为它会随着视角的不同而略有变化,得益于表面抛光效果,在 Spiral 被打开之前便已经闪闪发光了,打开 Spiral 后更是可以产生一种无与伦比的光,而当微风接触 Spiral 时灯光体验效果甚至达到更高的水平,因为摆动着的 Spiral 会引起更多的光线反射。Spiral有银白色、黄铜色、多彩色等三种颜色可供选择,根据空间的大小亦可选择不同尺寸,或者定制多层组合式吊灯,虽然非凡的光影效果因为选择的版本而略有不同,但所有版本散发出的优雅高贵的气质却是一致的,例如金色的 Spiral 看起来将比银色的 Spiral更加显眼并奢华一点,而多彩的 Spiral 则以优雅迷人的方式提醒我们光的力量与流行艺术。


MOBLI办公家具

Spiral 通过不同的配置可以区分不同典型性场景的搭配使用。例如Spiral SP1主要用于客厅,这款吊灯以其精致的外观提升整体空间氛围,并且提供一种无与伦比的照明,光线的各种反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和谐、均匀的环境光。而Spiral SP3 与 Spiral SP2,由多个单位构成一体,则比较适合大厅、接待区、展览区等,其连接方式类似于 Fun 将 Spiral 的各个元件连接到尼龙线上,而尼龙线本身则是固定于金属环。维纳·潘顿曾针对光线、颜色、材料说道:“光与颜色密切相关,从日光切换到人造光,或者只是从强光切换到弱光,光线的变化会对颜色产生感知影响,而材料与结构的差异也会对颜色产生感知影响。即使粗面的纺织品与闪亮的珐琅盘子的颜色完全相同,它们效果与体验也将是完全不同的。”

MOBLI办公家具


景观作品  


梦幻之境  (Visiona)



MOBLI办公家具


梦幻之境 (Visiona),自上个世纪60年代末期至70年代中期,拜耳化学公司 (Bayer Chemical Corporation) 在科隆国际家具展 (immcologne) 上租了一艘莱茵河 (Rhine) 游船,并委托一位知名设计师将其改造成一个临时的展示空间,其主要目的是推广用于家具的各种合成材料。而拜耳公司出品的 Dralon 合成纤维及其在家用纺织品领域的应用在展览中发挥了突出的作用,因此该展示空间最初被称为 “Dralon船”,直至在维纳·潘顿的建议下从1969年开始该展示空间被称为 “Visiona 0”,而维纳·潘顿也被委托设计两届该项展览 “Visiona 0” 与 “Visiona 2”。在设计的概念阶段,维纳·潘顿即想方设法避开对纺织品领域的任何过度限制,通过整合独树一帜的家具与灯具,他创造了由色彩与光线占主导地位的气氛浓厚的空间。早在1968年的 “Visiona 0” 展览会上,维纳·潘顿就创造了实验性的室内景观,他可以在其中自由地实施与展示他的设计理念,这些设计理念通常被解释为乌托邦,其结果是该展示空间在游客中引起的轰动远远超出了狭隘的专家圈子。1970年的 “Visiona 2” 展览会上,维纳·潘顿展示了在这个环境中创造的奇幻景观,而鲜明的色彩与有机的形态成为其作品的主要亮点,而从设计的发展历程来看,这个展示空间被认为是20世纪的主要创新的空间设计之一。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是维纳·潘顿及其工作室为 “Visiona 2” 创作的梦幻作品不仅在展览时期获得了高度的评价,而且其中的各种家具、照明、纺织品均被逐批投入批量化的生产。由此可见,维纳·潘顿不断掀起了设计界的新浪潮,他使用各式新颖的素材,如塑料、压克力、玻纤、橡胶等进行各种大胆的实验,辅以丰富的色彩计划,从而诞生出各种各类的有别于其他北欧设计师的个人风格。


MOBLI办公家具




彩 蛋

设计全才维纳·潘顿


维纳·潘顿是一位全方位的设计大师,除了上述提到的家具与灯具其还有大量的空间、产品、织物设计影响深远。由于篇幅有限如下设计仅作简单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网页 http://www.verner-panton.com 深入了解。



灯具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59年为 Louis Poulsen 设计的 Moon Lamp,该系列由大量的环形白色圆盘组成,这些圆盘悬挂在位于中心位置的灯泡周围,半扇形的圆盘隐藏灯泡的同时也可漫反射,而柔和的光线则通过它在空间中传播。



织物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60年Drechsle设计的 Designercarpets,该系列由不同颜色和图案的地毯组成,2000年才正式投产。



空间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61年为 Plus-linje 与 Unika Vaev 设计了位于 Zurich 的 Sales Exhibition。



产品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62年为 Sehr Wahrscheinlich Plus Linje 设计的 Clock Collection,该系列包含若钟面为圆形或方形,颜色各异的时钟。


产品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63年为 Wega 设计的 Wega-Radio,该系列由带圆角的矩形分成两个部分,一层包含收音机,另一层包含录音机,而整体固定于脚轮,可以很容易地移动。



产品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64年为 Siegwart 设计的 Vase Collection,该系列有三种尺寸的花瓶,其表面呈现五角形态。



织物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69年为 Mira X Suhr 设计的 Mira-X-Collection,它是基于一个激进而又高度系统的概念,即由八种纯色如橙色、鲜红色、暗红色、紫红色、紫色、蓝色、青绿色组成;八种颜色的亮度各有八种深浅,而颜色饱和度从15%到100%;同时将正方形、圆形、条纹、棋盘、曲线这五个图案也分为八等分;每种设计都是按1-3-9的比例设计成三种尺寸;最终混搭八种基础颜色而组合成一种设计,或者调整同种颜色的八个亮度及饱和度而组合成一种设计;该系列可运用于不同场景下的地毯、软装、家具。


灯具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70年为 Louis Poulsen 设计的 Ring Lamp,该系列是梦幻之境 (Visiona) 的一部分,是模块化的墙面或天花板照明系统,同时具有高度的装饰性,可创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照明效果,被 Vitra Design Museum 收藏。



空间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72年为 Fritz Hansen 与 Louis Poulsen 设计了位于 Copenhagen 的 Furniture Exhibition。



产品作品


MOBLI办公家具

1995年为 Crival 设计的 Click-clock,该系列由不同的几何元素组成,可选择透明、绿色、黄色、红色、蓝色、黑色等颜色。MOBLI办公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