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ne Jacobsen用优雅曲线打造至臻比例

2021-02-22 10:47:48


家具


翻开一本丹麦哥本哈根的旅行册,你多半不会看到Radisson Blu Royal Hotel的606房间这个条目。然而,要了解丹麦设计师Arne Jacobsen,这个房间是不可错过的目的地。


家具
家具


宛如一座“博物馆”,尽管酒店经过了数十年的翻新,这个房间仍然没有任何改动,完全保留了当年由Arne Jacobsen打造的房间模样。


家具
家具
家具


天青色的椅子在套间中随处可见,和哥本哈根的天空相映成趣。房间中的一切都十分干净、抽象,没有过多的装饰,似乎在诉说着现代人的生活、工作、穿着甚至睡觉的方式。在建成的1960年,这座酒店曾是哥本哈根最高的建筑,它所有的一切都在与传统生活作告别。

家具
家具

Funkis大师


家具


家具


家具
家具
家具


Radisson Blu Royal Hotel原名SAS Royal Hotel,是丹麦功能主义建筑的代表之一。整个酒店从外立面到餐厅使用的不锈钢餐具,过去都是由Arne Jacobsen设计。


家具
家具
家具
家具

2018年SAS Royal Hotel进行了翻新,Space Copenhagen重新装修了包含259间客房和套房,大堂和会议室,以及在酒店中开设一家新餐厅,并与丹麦品牌Fritz Hansen合作,与设计师Raf Simons一起使用Kvadrat系列产品中的面料将室内经典家具进行更新。


一战后开始在国际上涌现的功能主义建筑,常常着眼于功能性,轻视美学;而丹麦功能主义建筑主要建筑的特点则是多使用直角、平坦的屋顶,并常常使用圆窗、角窗或建筑玻璃,在强调建筑实用的同时,却也不过分地挑衅保守的传统主义者。


家具
家具

位于卡拉姆堡的Kongehøjen3的Pedersen别墅于1933年完工,随后不久便为Pedersen公司的第一座大楼提供了研究实验室和办公室。



家具
家具

“丹麦式加油站”由丹麦建筑师和设计师Arne Jacobsen

构思,于1930年代在哥本哈根北郊开业。


家具

Bellavista住宅区,1934年完工,该庄园位于哥本哈根北部。


在丹麦语中,这些功能主义的建筑被称为“Funkis”,是采取了“功能主义”(Functionalism)的前半部分,加上后缀-is,这是一个表达熟悉、小巧的后缀,为这种看上去有点不近人情的建筑增添了几分可爱气息。


家具
家具


在设计阶段,酒店的草图已在丹麦报纸上发表。评论家对其进行了批评,担心破坏哥本哈根天际线的传统样貌,说这座建筑是“打孔卡”。Jacobsen的回应轻巧而有趣:“夏天窗户都打开的时候,看起来的确就是那种样子。”


家具
家具


家具

至臻的比例


家具
家具


家具


Arne Jacobsen以他对比例的敏感而为人称道。在606房间中,可以看到三种外貌非常相异却同样比例优美的椅子,Jacobsen用灵巧的雕刻家的双手塑造了它们的曲线。


家具


“蛋椅”(The Egg)的侧影线条折返了好几次,与建筑几乎完全垂直的表面形成了强烈对比。为了寻找最完美优雅的曲线,Jacobsen在创作这把椅子时曾用自家车库的粘土来模仿贝壳的形状。“蛋椅”半开放、半封闭,形状设计在公共空间中给坐着的人们带来了一丝隐私,可以附上配套的脚凳,在休憩空间中十分理想。


家具


“天鹅椅”(The Swan)看起来比蛋椅小巧,是现代家具设计中的标志性作品,扶手和靠背之间的曲线深深下凹(这在当时是一种革新的技术),营造出剧烈的流动感,整体椭圆的形态可以轻轻地托起脊柱。它不仅是一个舒适的栖居地,看起来也十分悦目,常常被鲜艳的颜色包裹着。


家具


“水滴椅”(The Drop)最初也从天鹅椅和蛋椅中汲取了灵感,想要为用户打造出“拥抱”的感觉,是Jacobsen个人最喜爱的设计产品。整体造型更加直立,饱满流畅的圆弧形成它的靠背,正好适用于人体结构。


家具


三把椅子的曲线都极为柔和,长宽比都很接近黄金比例。Jacobsen本人也认为,比例是自己作品的一个主要特征。他在一次采访中曾说:“比例恰恰是让古埃及神庙焕发美丽光彩的原因。如果我们去看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期最受赞赏的建筑,就会注意到作品的比例都很好。这是最基本的事。”


家具
家具
家具
家具


Arne Jacobsen从1934年与丹麦家具业的领军品牌之一的Fritz Hansen 的合作开始,直到1952年他尝试开发层压板的制造技术并且成功地推出“蚂蚁椅”(The Ant),正式把他的设计推向了家具设计的历史舞台。


而在与Fritz Hansen的合作过程中,所有的设计作品都必须先不断地进行真人实体测试,修正设计与弧线之后,才会进入定模量产。蛋椅(The Egg)及天鹅椅(The Swan)便是通过一次次的实体测试,才最终诞生了用优雅曲线打造的至臻比例。


家具
家具

家具


家具

不放过任何细节


家具


流传至今,最著名的Arne Jacobsen的设计作品是椅子,但是他从不满足于产品设计领域。他时刻不忘自己不放过任何细节的“整体艺术”(Total Art)概念。

家具

Dal cucchiaio alla città


家具
家具
家具

由Arne Jacobsen设计的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既要体现传统牛津学院的元素,又要成为一种完全现代的解决方案。


意大利设计史学家Ernesto Rogers是在设计中引入“整体艺术”概念的人,Arne Jacobsen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从勺子到城市”(Dal cucchiaio alla città),是1952年Ernesto Rogers在《雅典宪章》(Charte d'Athènes)中提出的口号。他解释道,当时的米兰建筑师必须要:设计一个勺子、一把椅子和一盏灯,然后在同一天建造一座摩天大楼。


家具
家具


除了在SAS Royal Hotel的设计中,Jacobsen的其它设计也常常能够体现这样的思想,例如1962年建成的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有着开放式的方庭、一贯的现代主义外观、综合的景观规划和独特的室内设计。Jacobsen也专门为学院设计了高背的“牛津椅”(The Oxford Chair),以及餐具、钟表、家具和所有其他装备。


家具
家具

1968年与 Fritz Hansen 合作为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设计了另一款知名的座椅–牛津椅(The Oxford chair)。以象征着威信和地位的高和平坦且弯曲的椅背为特点,其设计旨在使用户能够获得隐私感。该设计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展,今天仍被称为牛津经典。


总之,在Jacobsen看来,一切设计都必须是互相搭配的,家居用品和房间的比例需要配套,房间的设计与建筑的设计也必须相得益彰。


家具
家具

今天,Radisson Blu Royal Hotel里的大部分Jacobsen的作品都已被工业生产的家具所取代, “整体艺术”的现实化身似乎已经失去了。然而,他的家具中将现代主义和优雅外形结合的巧思、对所有细节锱铢必较的执着、还有极为完美的比例,都让我们能够畅想设计师严谨的“总体”构想,是如何将宏大的规划融汇在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当中。

首页
产品
搜索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