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流体曲线应用到炉火纯青的建筑大师Frank Gehry,做了一只“和你以往见过的都不同”的酒樽

2021-01-24 01:21:18 10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曲线能表达情感。” Gehry 这样来解释为何曲线在他的设计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这位“建筑界的毕加索”认为建筑的表达应该是向人传递感受。从洛杉矶沃特·迪斯尼音乐厅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到毕尔巴鄂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其所设计的建筑造型都极富曲线和动感,并创造了一种带有音乐性的欢愉。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沃特·迪斯尼音乐厅 (Walt Disney concert hall)落成于2003年。将金属像橡皮泥一样捏成巨型传声筒,形成奇特的不锈钢风帆状造型,以其动人心魄的独特外表成为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的新地标。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1997 年,毕尔巴鄂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向公众开放时,立即被誉为最壮观的解构主义建筑之一。Frank Gehry 称“曲线的随机性是为了捕捉光线而设计的。”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Frank Gehry 本名 Frank Owen Goldberg,1929 年出生于加拿大多伦多,父母亲都是犹太裔波兰人。小时候的 Gehry 常待在祖父的五金店里,工匠们焊螺纹管、切玻璃的作业一定程度上影响了 Gehry 日后对波纹钢、铁栅栏、胶合板等材料的偏爱。他的祖母还常常陪着他一起用木片搭建“城市”,他也常随母亲去逛美术馆,童年生活或许带给了他许多艺术创造上的启发。


Frank Gehry 于 1949 年搬到洛杉矶,一向喜欢绘画和雕塑的他,基于对艺术的兴趣而学习建筑,在南加州大学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后,他继续在哈佛大学的城市规划专业深造,而又因为觉得这个专业太笼统含糊而选择中途肄业。在多家建筑公司工作后,他于 1962 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Frank O. Gehry&Associates。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艺术是我灵感的来源,而不是建筑物。”这位 20 世纪最受赞誉的建筑师之一,以其激进、后现代的形状和不寻常的制作方式而闻名,他在建筑中大胆运用的标志性曲线动感更是享誉全球。“我将每个建筑物当做是一个雕塑品



Frank Gehry 的作品对后现代主义建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对材料,线条和技术的独特使用激发了无数建筑师的灵感;他的工作方法也改变了众多建筑师和工程师对结构的思考方式。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所设计的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的 Neuer Zollhof 建筑群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所设计改造的位于加州圣莫尼卡的自己的家,已成为传奇的解构主义建筑代表作。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所设计的位于拉斯维加斯的 Lou Ruvo 脑健康疗养中心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所设计的位于巴黎的 Luma Arles 塔楼

MOBLI办公家具



现代主义建筑公式化与模块化的特点让 Frank Gehry 觉得冷酷乏味,于是他开始尝试建立多元古怪的结构来打乱原本结构中有序的建筑语境,打破历史文本中主体的叙事话语,更多复杂、交织的情绪被嵌入其中。


也正是出于 Gehry 总是实验性地打破对传统材料和形式的认知与设定,他对建筑的追求紧紧与后现代主义与解构主义运动相联系。相对于形式遵循功能的现代主义理想,Gehry 的建筑在改变社会和文化角色与城市的关系,他试图重新审视建筑的表达方式。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站在他所设计的 Lou Ruvo 脑健康疗养中心前


Frank Gehry 曾在包括《辛普森一家》在内的电视节目中饰演自己。一张揉成一团扔在地上的纸成为了斯普林菲尔德经典音乐厅设计的灵感源泉——这段备受喜爱的片段所描绘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Frank Gehry。建筑原型就来自他所设计的传奇建筑华特迪士尼音乐厅(Walt Disney Concert Hall)。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而 Frank Gehry 一切最终构想的基础——草图,是 Gehry 的作品中最令人着迷的部分之一。这些他所著称的充满活力的抽象创作、看似即兴的曲线绘制就像是艺术品。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曾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 (LACMA) 的 “Frank Gehry” 回顾展上一并公开展示了他自 20世纪60 年代初期起的 200 多幅设计草图。


MOBLI办公家具

▲沃特·迪斯尼音乐厅(Walt Disney concert hall)项目草图 (图片来源:Gehry Partners, LLP)

MOBLI办公家具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项目草图 (图片来源:Gehry Partners, LLP)

MOBLI办公家具

▲路易·威登基金会项目设计草图(图片来源:Gehry Partners, LLP)


Frank Gehry 的设计草图特别之处在于其极其动态且丰富的表现力。这其中有些表现为空间碎片,有些是通过扭曲立方体并由曲线绘制形状而制成。最终,它们演变成具有起伏的墙壁和其他不断变化的建筑元素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纽约云杉街 8 号项目设计草图与建筑物(图片来源:Gehry Partners, LLP)



但 Frank Gehry 的不止将曲线应用于建筑设计,

他也曾在家居和产品设计领域留下不少经典作品。

“曲线”在其中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Frank Gehry 在 1971-1972 年设计的 Easy Edges 系列椅是他重要的的成名作之一。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他利用层压纸板作为家具设计材料,出人意料地将 14 层层压纸板通过合通的角度组合起来。在这个系列中,Frank Gehry 推出了桌子、椅子、档案柜等产品,同样打破惯常的设计轮廓与制造程序,并成功获得市场广大回响。


他甚至还在 2009 年为 Lady Gaga 设计过一顶帽子。


MOBLI办公家具



而这一次,这位以设计不规则曲线造型和雕塑般外观著称的解构主义建筑大师,

通过应用曲线打造了一款他称为

“与人们以前见过的东西都不同”的酒樽,


我们通过 Zoom 与 Frank Gehry 进行了连线,

围绕这件有众多特别之处的大师杰作。

 了解到 Frank Gehry 通过这次创作想传递的想法和感情。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波纹曲线、材料与光影的互动总是在 Frank Gehry 的作品中被充分发挥,诚如其与轩尼诗携手合作创作的最新项目——轩尼诗X.O 150 周年纪念大师典藏版及珍藏版礼盒。多重交织的情绪表达同样也被嵌入其中。



MOBLI办公家具


1870 年,Maurice Hennessy 为了款待亲朋挚友而创制了轩尼诗X.O。1947 年,Gerald de Geoffre 侯爵应 Maurice Hennessy 的要求为轩尼诗X.O 设计了首款酒樽,酒瓶造型结合了柔和的曲线和硬朗的轮廓。而在今年, Frank Gehry 为轩尼诗X.O 150 周年纪念大师典藏版及珍藏版的设计也将这一百年传承的精神延续


MOBLI办公家具

▲1947 年,Gerald de Geoffre 侯爵为轩尼诗X.O 设计的经典白玉霓葡萄叶酒樽造型

MOBLI办公家具

▲2020年,Frank Gehry 为轩尼诗创作的轩尼诗X.O 150 周年纪念大师典藏版酒樽


大约在 50 年前,Frank Gehry 参观了希腊的德尔菲考古博物馆 (Delphi Archaeological Museum),他站在一尊名为 Charioteer of Delphi(现存最著名的古希腊青铜雕像之一)的雕像前凝望着它,感动到落泪。一尊青铜雕像传递竟能出如此强烈的情感,这深深打动了Gehry。“情感的表达竟可以通过惰性材料来实现。这意味着建筑也能为人带来情感体验,同理,家居、绘画、雕塑等等所有一切都可以。因此,他认为我们所创造的酒樽和酒座,正表达和传递着孕育它们的文化和情感。”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绘制的酒樽草图


这次与轩尼诗的合作,Frank Gehry 同样不只是打造一个酒樽,更像是创作一件雕塑艺术品。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 酒樽全手工制作


他选取了硬朗又不失优雅的材料,让作品兼具美感与冲击力。在延续 Gerald de Geoffre 侯爵为轩尼诗X.O 设计的经典白玉霓葡萄叶酒樽造型,保留柔和的曲线和硬朗的轮廓同时,Gehry 在酒樽外观上以富有特色、闪金色的褶皱纹理作为点缀,并以半透明的玻璃酒座为衬托。这样的组合,让人不禁联想起夏朗德河上泛起的层层涟漪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他用青铜构建酒樽的外层,以重现夏朗德河面的波纹:酒瓶上的金属的质感折射着光影,打造出波光潋滟的效果。酒座由半透明的玻璃制作而成:他曾在芝加哥的一座建筑中使用过玻璃,并一直希望有机会再次尝试这种技术——玻璃营造了一种环绕于酒樽,水花四溅的感觉。汲酒器作为点金之笔,由玻璃和黄金制成,与酒樽和酒座融为一体。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所设计的轩尼诗X.O 150 周年纪念大师珍藏版,包含酒樽、酒座、汲酒器


其酒樽设计灵感源于轩尼诗X.O 起源地的特色:轩尼诗酒庄旁肥沃的土壤和夏朗德河(Charente River)。Gehry 曾应邀造访法国干邑地区(Cognac),在那里结识了当地的居民,看到了无数个珍藏着生命之水的橡木桶,学习了轩尼诗的传奇历史。当地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那些为轩尼诗X.O 倾注一生的匠人, 就像是艺术一般令他印象深刻。


MOBLI办公家具


就像 150 年前的 Maurice Hennessy,Frank Gehry 也经常会拿出被他称之为“庆祝型饮品”的轩尼诗X.O与亲友一起庆祝生命中成百上千的大事件,彼此分享美好的情感。












MOBLI办公家具



 IDEAT理想家 

& Frank Gehry



MOBLI办公家具



你与轩尼诗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Gehry:此次与轩尼诗携手合作,是因为我被轩尼诗家族及轩尼诗X.O悠久的历史所吸引。这款传奇佳酿已历经了150年,凝聚了世代干邑酿造者与匠人们的技艺、努力、情感。能为它创作,我深感荣幸。


历史在你的设计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吗?

Gehry:历史在我的建筑作品中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当我们设计建筑时,我们会同时考虑周围建筑的规模及城市的历史。以纽约为例,我们在伍尔沃斯大楼(Woolworth's building)旁边设计了一座大楼,我们尊重伍尔沃斯大楼的“肢体语言” 将它巧妙融入到新建筑的设计中。所以当你看到这两座建筑时,好像他们在互相交谈。我对其他事物有同样的感觉,比如干邑。轩尼诗X.O辉煌深厚的历史值得你去研究,当你真正深入其中,它仿佛在告诉你,如何用干邑的语言发挥创造力。我在轩尼诗的历史传承中汲取灵感,在尊重传统的同时,创作出充满现代感的作品。



你会如何描述此次创作的过程?


Frank:创造力源于好奇心。创意的灵感往往来源于对事物的好奇,不断在创造的过程中询问、探索,不畏惧尝试新事物。当我设计的时候,我会尝试新的东西,做很多设计和模型,直到我遇到那个“最有感觉”的作品。



你在设计酒樽和建筑时,有什么共通的思路?


Frank:设计是发自内心的,是我与周围的人互动的过程,是探索、推崇在我认知外的多元文化。追求卓越是轩尼诗家族世代相传的精神,从橡木桶的制造工匠到干邑品鉴家,他们希望做的每件事都出类拔萃,更期待轩尼诗X.O的外观设计能与它的醇厚口感相辉映。



你在设计这个酒樽时曾面临哪些挑战?


Frank:挑战在于,当面对这款历经百年传承的佳酿,我并不了解它所有的历史,所以我总试着能更理解它。酿造者对这款干邑投入了强烈的情感,这对我来说非常有趣。它能与酿造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融汇了酿造者对于品牌的坚守,简单而又深沉。这是对卓越品质的不懈追求,也是发自内心的热忱与激情。



当你在创作这些雕塑艺术品时,有没有一种回到创作陶瓷工艺品的感觉?


Frank:我认为有的。在我年轻的时候,有一位陶艺老师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他总能发现我身上的闪光点,但他不认为我适合从事陶艺工作。他让我们研究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陶器,比如海地和中国的陶器,所以我始终对陶瓷背后隐藏的社会问题更感兴趣。是他让我尝试建筑设计的,他把我送到南加州大学的建筑班,从那以后,我开始了建筑设计之旅,改变了我的人生。



于你而言,此次合作最具意义和价值的地方是什么呢?


Frank:当我看到我创作的轩尼诗X.O全新酒樽真正走进人们的生活,如艺术品般被摆放在家中,当我看到大家的笑容,干邑地区的朋友们为它拍手叫好,这些都会令我感到开心。我在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曲线在你的设计理念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Frank:虽然也可以用直线来做,但我一直以来喜欢探索曲线,就像建筑历史上的Francesco Borromini (意大利巴洛克艺术风格建筑师)。在过去几个世纪里,许多伟大的建筑师都对曲线、形状都进行了富有成果的研究。这在建筑领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在计算机编程软件出现前,绘制流体曲线是困难且昂贵的。


现在我们使用的软件程序与制造飞机的程序相似。它使创建曲线变得非常简单,带来一种以前没有的表达自由,并在建筑预算内建造它变得真实可能。那些看起来非常昂贵的东西,可以被程序修改及控制。既然我们拥有了这些,而且可以控制成本,我们就可以自由地做很多平时无法做到的事情。我认为很多建筑师都有勇气去探索这种美学,年轻的建筑师会有更多的创作自由,这是我在他们这个年纪所没有的。



当看到轩尼诗X.O的时候,你的情感共鸣是如何产生的,又如何将个人情感通过设计转化为更多人能感受到的东西?


Frank:我认为情感共鸣不是私人的,它是为了获得唤起表达自由的物体和空间,给这个场域带来一些东西。


历史上,人类使用大量的装饰元素来柔软心灵和弱化建筑的硬度,这些元素被添加到建筑顶部,窗户周围。现在不必这么做了,可以用结构达到。这取决于谁在做,怎么做。我认为这是一个为子孙后代敞开的大门,有些人会用一种非常兴奋的方式使用它。


新冠疫情给人类社会生活带来了改变,在建筑设计领域是否出现了相应的变化?


Frank:我认为现在要知道它的长期影响还为时过早。历史上曾有过多次疾病灾害,很难直接找出这些疾病对人类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我想这取决于现在每个人都害怕什么。当你害怕时,你会选择更简单的方法。你只想做你能做的,尽你所能做到最好。我认为这是对疫情的正常反应。


新冠疫情对我的工作也有影响。首先我想说,好吧,也许我们应该放松点,克制点,再小心点,因为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我认为,当我们控制了疫情传播,人们还会走出去,去体验快乐,感受美,努力把生活回归正常。这也许这只是一个暂停,希望不会持续太久。



你觉得创造力在我们目前所面临的危机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它是否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或使命感?


Frank:这是个好问题。我是新冠疫情开始流行前为轩尼诗完成了此次创作。这场疫情,无疑影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改变了人们的话题。与其他困难时期一样,创造力是度过危机的关键因素。我们必须挺身而出,用才华与激情,解决身边所面临的难题。


创造力不局限于艺术,我在商业、科学和许多其他领域都遇到过非常有创造力的人。创造力是一种探究事物的方式,对事物提出质疑,有好奇心去问“为什么”。它象征着人性和多样性。



Frank Gehry 的作品新奇多元,

充满了桀骜不驯的创造精神。

但正如他所谈到的:

设计是发自内心的;是与周围的人互动的过程,是探索、推崇认知外的多元文化。

不论是酒樽还是建筑,这曲线理念下相通的精神与流动的情绪都在不断延伸。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的著名建筑作品不胜枚举,除了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洛杉矶沃尔特·迪斯尼音乐厅(Walt Disney Concert Hall)、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还有麻省理工学院史塔特科技中心(Rayand Maria Stata Center)、西雅图流行文化博物馆(Museum of Pop Culture)、明尼阿波利斯魏斯曼美术馆(Weisman Art Museum)、布拉格“跳舞的”大楼(Dancing House)、德国维特拉设计博物馆(Vitra Design Museum)、德国玛尔塔黑尔福德博物馆(MARTa Herford)、安大略艺术馆(Art Gallery of Ontario)、法国电影馆(La Cinémathèque française)等等。


甚至也包括那所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末他从一座 20 年代老房子改造来的、令其一举成名的位于加州圣莫尼卡的私宅。


MOBLI办公家具

▲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MOBLI办公家具

▲位于苏格兰邓迪的 Maggie 疗养中心 (Maggie's Centres)

MOBLI办公家具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

MOBLI办公家具

▲麻省理工学院史塔特科技中心(Rayand Maria Stata Center)



# Frank Gehry 私宅

(FOG House)

加州圣莫尼卡,美国

1978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在他圣莫尼卡的家门前


1978 年,他与妻子买下了位于加州滨海小镇圣莫尼卡的居所,但妻子觉得这栋房子不够好看,得改一改。于是 Gehry 画下了一张也许只有他自己能看懂的设计草图。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改造家时的设计草图


没有了约束,Frank Gehry 得以一展身手。尽管经济拮据,但他大胆利用金属围墙网、工厂用金属波浪板等这些少见于居家建筑中的材料。房子轮廓也不再遵守“垂直于地平线”这样的的教条,出现了倾斜的几何线条。前卫的设计成功获得建筑界注目,更令 Frank 想不到的是,他的这栋私人民房会在未来成为解构主义建筑的重要代表,Frank 也因此在建筑界声名鹊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20世纪80 年代和 90 年代期间, 在 Frank Gehry 遍及全球的项目中,不少皆具有他圣莫尼卡的家的解构主义特点,包括位于德国莱茵河畔魏尔的维特拉设计博物馆和工厂(1989 年建成)、明尼苏达州的魏斯曼美术馆(1993 年建成)。他为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设计的教学楼,远看就像“揉烂了的牛皮纸袋”。


MOBLI办公家具

▲ Frank Gehry 为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设计的教学楼



# 维特拉设计博物馆 

(Vitra Design Museum)

莱茵河畔魏尔,德国

1989


MOBLI办公家具


1989 年,由 Frank Gehry 设计的维特拉设计博物馆竣工,这座博物馆从远处看去就像是置于自然风景中的一个经过艺术家精心制作的雕塑,人们从各个角度均可欣赏到它优雅的姿态。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以其独特的设计手法,用几何形体和自然光线塑造了一个新颖独持、充满动感、复杂多变、相互穿插而又相互扭曲的“建筑雕塑”,它再次打破了人们对传统建筑中内外空间的印象。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 “跳舞的”房子

(The Dancing House)

布拉格,捷克

1996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声誉在 20世纪90 年代后期猛增。1995 年,他跑到捷克首都布拉格,建造了一栋“会跳舞”的房子。


MOBLI办公家具

▲“跳舞的”房子设计草图


“跳舞的”房子两个组成部分由柱子支撑,玻璃塔在“腰部”处变窄,似乎拟人化地靠在混凝土塔上。后者顶部有一个扭曲的金属结构,它获得一个外号为“美杜莎”。建筑物有意识地在它的两侧反映了当地的风格,看起来像是邻近建筑的扭曲版本错位和突出的窗户强调了这种效果。


MOBLI办公家具


跳舞的房子还有一个名字“Frend and Ginger”。如果细细品味,会发现跳舞的房子左边有一幢玻璃楼,那就是舞后 Ginger。而右边的白楼当然是他的舞伴Frend。楼顶的半球形玻璃餐厅俨然是他的礼帽,他们便在这座城市翩翩起舞,不分昼夜。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毕尔巴鄂,西班牙

1997


MOBLI办公家具


类似于起伏的自由形式雕塑的建筑物逐渐成为 Frank Gehry 的标识,而这种形式在他所设计的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上达到了巅峰


1997 年,古根海姆美术馆在美丽的内维隆河畔落成,在这一建筑结构中,Gehry 将弯曲的钛金属形态与相互连接的石灰石块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雕塑般的工程壮举


MOBLI办公家具


Frank Gehry 筑起了一座“钛金属”, 整个建筑由多个零碎的钛金属面板,不规则双曲面体块组合而成。因选用1/3毫米厚的钛金板,如涟漪一样的波纹,就像风中飘动的叶子,随着日暮晨辉,各曲面营造出流动的光影效果,会从银色变为白色,再变为金色。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MOBLI办公家具


这座由钛、玻璃和石灰石组成的波浪形建筑成为了世界上各种“奇怪”的建筑项目重要研究参考之一,被誉为20世纪90年代最伟大的建筑之一。之后,Frank Gehry 在西雅图音乐体验馆(2000年建成,2016年更名为流行文化博物馆)中进一步延续探讨了这种形式。


MOBLI办公家具

▲西雅图音乐体验馆,现为流行文化博物馆


MOBLI办公家具


当以平常的建筑审美经验去阅读 Frank Gehry 的作品时往往会觉得它们怪异而神秘:空间边界与秩序被出人意料地打乱,似乎是无序的;建筑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只追求单一的和谐统一,有时甚至充满了挑衅与调侃。


Frank Gehry 有意打乱人们附加于材料或形式的意识形态。或许那些弯曲的曲线隐晦地反映着时下的某种时代现象,如复杂、扭曲、不规则和鼓吹欲望与躁动的情绪。

首页
产品
搜索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