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I办公家具设计部-勒·柯布西耶的景观与建筑设计图集

2020-12-29 20:50:21

如果说在有关勒·柯布西耶卷帙浩繁的文献中有未能触及的盲点,那一定是他与景观的关系。

家具

景观为柯布西耶提供观察的场景、创作的灵感、作品布局所带来的视野以及供隐喻生长的沃土。

家具

虽然一些建筑师们对柯布西耶的作品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从建筑设计、城市规划到绘画、图纸和出版物均有所涉及,且他本人的大量信件也揭示了他复杂的思考以及其公众形象和内在反思之间的矛盾,但有关柯布西耶的刻板印象依然存在。


家具

勒·柯布西耶在马赛公寓(局部)

 森·普雷瑟摄于约 1952 年


1965年安德烈·马尔罗在柯布西耶的葬礼上曾旁敲侧击地提及他的敌对者,他在悼词中如是说:“从来没有一个建筑师遭受过如此漫长而无休止的谩骂。”这些敌对者持续地攻击柯布西耶对建筑场地的漠不关心。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创造了通用型的项目,可以放在任何无特异性的环境中。


家具

马赛公寓,1945—1952 年,屋顶平台

 理查德· 佩尔拍摄


但1914年后他的建筑就有了发展,例如莫诺尔住宅、雪铁龙住宅、卢舍尔住宅、马赛公寓、无限成长的美术馆、多米诺住宅,都是遵循场地特色,近乎理想化的。此外,他的城市规划, 比如他的“300万居民的当代城市”、光辉城市、带型城市,尽管看起来像是普遍适用的, 其实也有特定的环境起源。


家具

多米诺住宅建筑方案,意大利墨西拿,1916年

 一条街道的视角,铅笔和水彩在纸上绘画,51.9cm×102cm


长久以来,人们对柯布西耶的作品及场地特殊性的假设并不正确。多米诺住宅最初是为法国北部的一处场地设计,后来毁于1914年德国的侵略。1908年意大利墨西拿地震灾后重建曾提议用多米诺住宅方案。光辉城市的几何形式来源于柯布西耶对莫斯科市政局的一份问卷的回应,与地域形成精确的关系。尽管该规划项目的目的在于摧毁城市的本质,其思想还是对莫斯科的物质空间形态形成了深刻的影响。

家具

左:应用于莫斯科的光辉城市原则,1930年

右:光辉城市,1930年,分区规划图


家具

“我见证的威尼斯”

来自勒·柯布西耶,《光辉城市》


在提出这些设计时,柯布西耶设想了在特定情境下的实施情况。同样地,20世纪30年代,他参加日内瓦、安特卫普、斯德哥尔摩的城市设计的竞赛,都是使用光辉城市理论方案的解构版本,将构成要素移动转化适应各自的地形。 在理论和实际项目的交互中, 普适性和特殊性相互支撑。


家具

“新建筑五原则”(Five Points of a New Architecture),1927年


1927年,柯布西耶在斯图加特德意志工艺联盟举办的魏森霍夫住宅博览会上首次阐述论证了他的新建筑五原则, 这五大原则可以理解为一种修辞策略,营造了这样一种假象,即由于钢筋混凝土的发展,建筑趋于自发而独立,惹人注目的是其中3条原则直接针对景观问题。在1927年的《活着的建筑》中,柯布西耶将三大原则中的两条——底层架空和屋顶花园,归为与景观相关:“这座房子在空中,远离地面;花园从房子下面通过,也生长于屋顶。”至于水平长窗, 最重要的特征便是可以提供全景式的观察视野,这点令他和喜好垂直开窗的巴黎建筑师奥古斯特·佩雷的风格截然不同甚至对立。这也形成了柯布西耶理论框架中,与景观的关系的两个主要维度。 景观既是建筑所在的场所环境,也是在该场所中能看到的景象,因此涉及微观和宏观的双重考虑。


家具

迈耶别墅,塞纳河畔纳伊,1925年10月

 屋顶花园透视图, 来自寄给迈耶夫人的含插图的信

墨水和铅笔在描图纸上作画,62cm×116.7cm


家具

巴黎工作室的勒·柯布西耶,1959 年

由吉赛尔·弗洛伊德拍摄


在柯布西耶富有创造力的一生中,他始终深切关注着人与景观之间的视觉关系及与人体尺度的关系,这个出生在瑞士、成长于巴黎的建筑师,给人留下的普遍印象都是强势的、对建筑地漠不关心的,但经过此次新一轮的研究、分析和阐释,可以断言的是,即便是他众多项目中最具普适性的那些,也有对特定地形环境的考虑。因此,对一位艺术家的解读,尤其是像柯布西耶这样创造了丰富作品又极富争议的先锋设计师,需要且值得我们通过大量的文字和图片,以及其中所展现的思想来了解和欣赏。

家具

万国宫,日内瓦,1927 年,在风景中的透视图

 由炭笔和铅笔在草图纸上绘画, 75.7cm ×  186.6cm


家具

万国宫,日内瓦,1927 年,西侧视角轴测图

日光晒印于纸上结合墨水和拼贴添加, 135.5cm × 147cm

首页
产品
搜索
联系